芝麻分享网

农村信用社和农村商业银行的概念及发展历程是怎样的

寻欢

2021/10/14 22:50:34

农村信用社和农村商业银行的概念及发展历程是怎样的

其他回答(3个)

  • 绝无撤退可言

    2021/10/16 0:39:05

    我已经戒烟二三十年了,以前认为戒烟难戒烟瘾会发,其实没有这回事,关健是你的意志力要坚定,意志不坚的人是做不好亊也戒不了烟的。

    二十多年前,由于气管炎严重经常咳嗽,有时咳得连着心痛非常难受,心想,没有有效的药物治疗,自己唯一能做的只能戒烟,后来,下定决心把烟戒了,咳嗽减少了心口不痛了,真有这神奇的功效,到后来我总结了两句话,如果当时不断烟,那就要断命,这是真实的,信与不信在由你,不信尽管抽,要信快断烟。

  • 大叔不想输

    2021/10/17 17:51:10

    是常荫槐,而非常阴槐。

    常荫槐,出身于吉林梨树的一个地主家庭,常家在黑龙江讷河县占有大量肥沃的土地,曾经在常家的管事与他人说过这样的一句话,他说道“日初骑马出发巡地查地号,直到日暮天黑尚未到达边界”,可想而知常家的家产有多么庞大。



    常荫槐的三位兄弟也都各有所成。长兄常荫廷为清光绪甲午科举人,清时官至龙江道道尹,北洋时期官至黑龙江省政府参议,并与时任黑龙江省督军兼省长的吴俊升结拜为兄弟。二哥常荫敷在梨树经营祖上留下的家业。三哥常荫恩利用常家的势力在哈尔滨开设了钱庄和常家商号。

    凭借着这等家世,常荫槐的仕途可谓是畅通无比。1910年毕业于奉天法证学堂法律系,后在黑龙江省政府就职。1922年,参加第一次直奉战争,靠着少许的战功和常家的关系,他直升为骑兵第三旅参谋长。



    1922年5月5日,奉军败退山海关后,这时常荫槐因代表许兰州前往奉军总部办事被杨宇霆所赏识,因此先后任北京政府交通部参事、国务院参议、镇威军骑兵集团司令部参谋长、奉天全省军警执法处长兼清乡督办等职。

    1924年,第二次直奉战争**,常荫槐被任命为奉军第三、四方面军军团部政务处长兼交通司令。1926年任京奉铁路局长、交通部代理总长。1928年,常荫槐在杨宇霆的荐举下,出任黑龙江省省长。



    同年东北易帜,杨宇霆、常荫槐反对张学良与南京政府合作,认为蒋这个人靠不住,如果将东北军拱手让与蒋,恐怕会被蒋吃的干干净净,所以并极力反对此事。不过最终因张学良的关系,易帜还是成功了。

    当然杨常二人始终都不愿意承认东北易帜,因此不管是在明面上,还是暗地里,他们都想方设法想要阻止民国政府合法接收东三省的一切。1929年1月10日午后,杨常二人一起前往大帅府面见张学良,欲图胁迫张学良设立一个东北铁路督办公署,然后将除南满路外的其余东三省铁路全部划归督办公署管理,并由常荫槐就任督办。



    他们希望用这个机构来达到合法管理东三省的铁路,以此来阻止民国政府接收东三省。且同时他们也想利用这个公署来达到以权谋私的目的。不过显然张学良不会允许他们这么做,也不会如他们所愿。

    也就是在这一天的傍晚,杨常二人最终被张学良以“杨宇霆、常荫槐阻挠国家统一”的理由将其击毙于大青楼的老虎厅中。



    其实杨常二人素来就与张学良不和,结怨已久。当年张作霖被炸身亡,张学良接过奉军的统治权时,他们二人就时常互相勾结,阴谋削弱张学良在东三省的统治地位。如在常荫槐就任黑龙江省长时,他就曾与当时担任沈阳兵工厂督办的杨宇霆串通一气,擅自利用手中的权力在黑龙江编练了一支完全属于自己的私人武装“山林警备队”,然后欲以这支武装去威胁张学良。

    再者常荫槐不仅素来就有野心,且也从心里瞧不起张学良这个“官二代”。不但在家中与他人聊天时经常流露出“小六子少不更事,他懂什么”这样丝毫看不起张学良的语气。



    且在公共场合,也丝毫不给张学良面子,比如当年奉军撤离北京时,原奉军是想将所有的火车及客车开往关外,但后来因阎锡山认为因放还车辆,以利交通与百姓,所以张学良并就同意将车辆放还,可是当人去开回那些车辆时,常荫槐这个张学良的部下却死活不答应,还大声说道“这是我的事情,这些车辆都归我管,他张学良管不了我”。



    可以说正是因为常荫槐种种的作死生活,再加上常荫槐不仅明目张胆的反对张学良东北易帜的决定,甚至还与杨宇霆联合逼迫张学良要签订成立东北铁路公署的文件,这等做法就是赤裸裸的“逼宫”。最终忍无可忍的张学良动手了,而常荫槐这位曾经不可一世的黑龙江一把手也就走向了灭亡。



    当然晚期的常荫槐虽然居高自傲,骄横跋扈,并最终也因此导致杀身之祸。但是早年间的常荫槐却也算是一个奉公守法的能臣干吏。

    比如在1922年常荫槐担任奉天全省军警执法处长兼清乡督办的时候,他就曾大公无私的极力整顿日益败坏的军纪,为此也整治了一批军官,而在他的努力下,当时奉天的社会治安也趋于好转。再比如他在担任京奉铁路局长及东北交通委员会委员长的时候,他在修建大通铁路时,不但顶住了日本人的压力,还出色的完成了铁路的修建。


    可以说在初期,常荫槐不失为一个能干事,会干事,不怕干事的好官。只是可惜,功成名就后的他,被权力遮了眼,也迷了心,他开始居高自傲,开始争权夺利,开始目无法纪,最终也因此走向了自取灭亡的道路。

  • 大家聊聊车

    2021/10/23 16:59:12

    生不生二胎不全取决于经济条件,穷人有穷人的养法,富人有富人的养法,非要打肿脸充胖子的养法是把孩子养废了,也把家人拖累了,两个孩子早年家庭压力大,晚年孩子们压力稍稍减轻些,若一个孩子将来养两个老人很吃力的,所以啊不要太纠结,想要就生,不想要就不生,也不用在意别人看法

相关问题
热门推荐